我憤怒不耐的髖關節



距離上一次在清邁藥草香中心接受泰式按摩,已經八個月了。


今年再度躺在熟悉的墊上、聽著青蛙、壁虎、鳥、雞鳴聲,身體逐漸在自然與碰觸之下敞開…

按摩師祈禱祝福之後,會先從雙腿開始,透過按壓以及身體的不同擺放姿勢,來開解表、中、深層肌筋膜。單獨按左腳的時候都覺得順暢,但移到右腳髖關節的時候,一切就變異了!好一陣子,我知道自己的骨盆傾斜了,尤其是先夫離世的這一年多,我的髖關節狀況連連,有時候只是走路都會痛,那個平躺可以休息的抱膝屈胸動作,對我來說都很折磨。當然也整脊鬆筋很多次了,可是這是心理狀態的緊抓,除了我自己,沒人能解這一局,所以一年多來都只能默默承受著,等待時機。


這一個月在藥草香中心接受了八次按摩,每次處理到右腳髖關節時,我都很痛苦。

內在招數很多,有時候會想踢開按摩師,有時候想尿遁,或是乾脆請她小力一點,總之就是沒有辦法好好待著,去迎向那個痛處。


直到昨天,又按到右側髖關節了,我一切內在的煩躁和憤怒不斷翻攪著,甚至有想要握拳猛搥右髖關節的衝動。按摩師看我不斷躁動,緊張了起來,對我講了一些泰文之後,用更加和緩與深層的方式來替我治療,本來是用手按壓的,她改成用膝蓋。


就這麼一改,我靜下來了,像是開鎖一樣,我開始流淚。

其實不是身體疼痛到無法承受,是心底有個隱隱的結無法解開,被大面積與長時間碰觸到時,我才發現這個節的存在。被按壓時,我想起一些過往的故事,才突然了解為何自己今年帶團在清邁的時候,很多時刻都充滿著不耐煩,非常容易被團員引動,尤其是那些用情緒來勒索的行為,我完全沒有任何空間去包容,即使能夠明白那是每個人不同階段的呈現,沒有對錯,但隱隱地,我發現自己很討厭情緒勒索的任何行為。


答案浮出來了。

我對於先夫自殺前反覆的憂鬱情緒,有著隱晦的憤怒和不耐煩。

「老娘連自己跟自己相處都不耐煩了,為何要不斷地包容、體諒你?」心裡突然冒出這句。

啊!原來更深一層的結,是我對於自己的不耐,無法全然接受,無法與自己待著。

按摩師繼續按著,眼淚靜靜流著。


每一個身體部位的疼痛,都是一段教導、一個指引,牽引我們去到更深,與自己相遇!


關於更多心咲子宮按摩之旅:https://www.blossomjourney.net/womb-massage

文章圖片節選自網路,如有侵權敬請告知,將立馬撤換,非常感謝您的提醒!

心咲旅修_Logo-en-3.png

Art * Healing * Journey

心咲旅修-wix-04-w.png
心咲旅修-wix-05-w.png
心咲旅修-wix-06-w.png
201911 心咲旅修-wix-07-w-07.png
  • 心咲旅修-wix-10-fb-w
  • 心咲旅修-wix-09 wechat-w
  • 心咲旅修-wix-08 line-w